当前位置:首页 >betway88.net >《科学时评》>正文

让医生“强制报告联络员”更好发挥作用

 2022/8/20 8:56:56 《科学时评》 作者:光明网-时评频道 罗志华 我有话说(0人评论) 字体大小:+

作者:罗志华

上海首批医生“强制报告联络员”受聘,照亮“隐秘的角落”。据媒体报道,为了给强制报告设置专人负责的“前哨岗”,近日,上海市普陀区医疗机构强制报告联络员聘任仪式召开,24名来自辖区内各综合性医院、专科医院、社区卫生中心等医疗机构的医生,受聘成为全市首批医生“强制报告联络员”,负责本单位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事宜的协调处置、沟通联络、宣传培训。

当医务人员在工作中发现未成年人存在受伤害的可能性时,有依法向相关部门报告的义务。因此,只要医务人员能够依法行事,似乎没有必要在医生中聘请“强制报告联络员”。其实不然,医务人员虽然有强制报告的法定义务,但向谁报告、如何报告、与相关部门怎么协调,如何处理接下来的医患关系等,都颇有技术含量,需要有经验的医生进行指导。此外,强制报告制度要进行政策宣传与知识普及,应由专业的联络员来完成这项任务。

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建立以来,得到了社区、学校、医院等相关机构和人员的大力支持,许多“隐秘的角落”已能快速地被外界获知。但也要看到,有不少针对未成年人的隐性伤害,却很难被强制报告责任人获知,比如冷暴力、精神催残、心理施压、饥饿导致营养不良或生长迟缓、性骚扰等。这些侵害未成年人的行径,是强制报告制度面临的一个短板,其结果是,殴打等导致肢体受伤等显性伤害虽然大幅减少,但隐性伤害没有明显减少。

医学模式从传统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一心理一社会医学模式转换,与之相对应的是,在诊疗方式上,也从注重身体疾病,向注重身体和心理疾病、以及社会对身心的影响因素等方面转换。尤其应通过儿童心理门诊、学习困难门诊等场所,以及针对精神疾病科的小患者等个体病例,去发现并报告隐藏的伤害。

在所有强制报告责任主体当中,医生最具有发现隐性伤害的能力。作为“强制报告联络员”的医生,不应仅仅起到联络员和及时报告显性伤害的作用,更应该在发现隐性伤害、扩充强制报告内涵等方面,推出更多开创性举措,探索更严密的强制报告模式,将包括隐性伤害在内的所有未成年人侵害案件及时报告和揭露出来,为未成人营造更加安全的成长环境。(罗志华)

版权声明: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;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,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“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;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,请与我们接洽。